翻譯,日文翻譯,英文翻譯
天成數位翻譯社最大的強項便在於我們有最優異的翻譯團隊,天成翻譯社02-77260931延攬了國內最優秀的各語種人才,人力資源充足,足可為您提供您所要求的相關工作背景、專業日文翻譯領域,具豐富專業知識的英文翻譯服務。
首頁 > 問與答
問與答列表

天成數位翻譯社最大的強項便在於我們有最優異的翻譯團隊,我們延攬了國內最優秀的各語種人才,人力資源充足,足可為您提供您所要求的相關工作背景、專業日文翻譯領域,具豐富專業知識的英文翻譯服務;天成翻譯社02-77260931。

文學情懷的日文翻譯大眾推廣
[2013-05-28]


英文翻譯わたしは子どものとき、野菜が嫌いでしたが、よく母に食べさせられました。
小時候,我討厭蔬菜,.....(後面這句就不太會了,"よく"也不知道該如何翻譯)
(經常被母親強迫吃菜。)
文學情懷的日文翻譯大眾推廣息子は父親に車を運転させられました。
(兒子被父親強迫開車。)
わたしは歌が上手ではありませんが、みんなに歌を歌わせられました。
(我不擅長唱歌,但是被大家強迫要唱歌。)
まだ日本語が上手ではないのに、みんなの前で課長に日本語であいさつさせられました。
(雖然日文還不太流利,但是在大家面前被迫用日文向課長問好。)
小学生の時わたしはよく父に庭を掃除させられました。
(我在小學的時候常被父親強迫打掃庭院。)

 

隨著時間的推移,莫言獲得諾獎的新聞正在逐漸引發人們關於中國文學深層次的思考,而中國文學究竟如何才能真正“走出去”這個老話題再次成為熱點。
中國文學怎樣才能贏得更大的國際影響力?一些業內人士認為,作家、版權經紀人、翻譯是推動中國文學“走出去”的三股重要力量。“鐵三角”中的每一方,缺一不可。
莫言獲獎後,人們似乎看清一個道理:中國本土文學通往世界文學獎頂峰最近的路需要有翻譯這座橋樑。諾貝爾文學獎評委之一、瑞典漢學家馬悅然在中國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儘管借助發達的交通工具和社交平台,全球的經濟與文化一體化趨勢加強,但文學卻是個例外。外國人能看懂漢字的很少,翻譯成外文的中國著作更少,所以很多具有世界水平的中國作家在外國沒有讀者。
“每個字都可以翻譯出來,這不難,難的是找出故事氣氛。中國文學要走向世界,必須經過'翻譯家'這道橋樑日文翻譯。沒有陳安娜和馬悅然,就沒有莫言今天的成功。”譯林出版社副總編袁楠說。
國際拓展部主任劉鋒認為,從世界文學的角度來看,作品是由作家和翻譯家共同完成的。目前來看,由中國人翻譯,水平再高仍舊隔了一層,但出類拔萃的漢學家又太少太少。不妨通過建立合作關係,形成中外專家的互動模式,共同翻譯好的作家作品。
如果說翻譯問題是通過努力能夠解決的問題,那麼一個作家能否擁有一個好的版權經紀人,則更像是一種“緣分”。
劉鋒告訴記者,現在這個時代有很多好作品,讓大眾了解的第一個前提是要有人推廣,最重要的角色是版權經紀人。國外有些作家之所以能夠在世界上產生影響,與其版權經紀人有直接關係。比如以色列作家阿摩司·奧茲(AmosOz),他的經紀人黛比歐文(DeborahOwen)女士是一個成熟的經紀人,本人擁有很高的文學修養,知道怎麼去講故事,讓其日文翻譯他國家的出版社有興趣去了解。而且由於她在業內的影響力,甚至能夠利用倫敦書展搞全球奧茲作品的出版發行研討會。正是有了她,奧茲的作品才能被翻譯成四十多種語言,賣到了三十多個國家,產生非常大的影響力。
“我曾經跟奧茲聊天時評價他與黛比的關係,簡直是作家和經紀人的關係中的楷模。奧茲回答,我們不是作家和經紀人的關係,我們是婚姻。足見這種關係是多麼重要。”劉鋒說。
劉鋒表示,國際上有兩類代理,一類是純文學,是有文學情懷的;另一類是商業性的,是以利益為前提的。奧茲的經紀人是前者,業內充斥的更多是後者。不管是哪種,中國現在都很匱乏,國內的代理人和機構很少具備到國際上推廣作家的能力。因此畢飛宇、蘇童才會請了外國代理。“中國應該有自己的文學代理,能夠向世界出版界講中國的故事。這方面,或許要耗費很長一段時間,但這件事應該要做。”劉鋒說。